手电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电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红人何时走出审丑狂欢

发布时间:2020-07-13 17:23:09 阅读: 来源:手电钻厂家

■ 半月谈记者 闫鹃

网络红人潮正扑面袭来

互联网上红人潮汹涌而来,冲击着网民的视觉神经,令人目不暇接。

“9岁博览群书,20岁到达顶峰,往前300年往后推300年,没有人会超过我……”此语出自一位名叫罗玉凤的姑娘之口。她自称身高1米46、博览群书,在网上征男友,条件极其苛刻,且各种雷言囧语层出不穷,被网友称为“凤姐”,并打出口号“信凤姐,得自信”,一时间火爆网络,堪称自“芙蓉姐姐”之后把“审丑”发挥到极致的网络红人。

眉头紧锁、抽着烟、腰间系着条红布袋、挎只大号购物纸袋……只因一张被偶然抓拍的、有些放荡不羁的照片被发布到网络上,宁波街头的流浪汉程国荣被网民称为“犀利哥”,一下子成为中国的“时尚风标”,短短一周内红透网络。

因“艳照”走红的兽兽,以诡异言行挑战大众心理承受能力的“小月月”,唱着《春天里》表达底层民众梦想的农民工组合“旭日阳刚”以及亚运会上一直露出甜美笑容的“微笑姐”……这些网络红人或靠言辞出位哗众取宠,或凭借背后推手炒作,或靠“艳照”展示身体,当然也有无心插柳柳成荫者,见证着网络时代的一夜成名。

互联网无疑已经成为出名的最佳途径,只要会上网,人人都有机会成为“草根明星”。然而,正所谓“网络代有红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天”。出名途径越来越多、出名越来越快,网络红人的生命力却往往并不长久,大多昙花一现,被视为“喧嚣的泡沫”。

从众者猎奇心态的释放

网络红人一夜成名的原因固然不同,但网民的加入无疑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许多网友说这都是“寂寞惹的祸”,然而,究竟是谁的寂寞?又是什么原因造就了网络红人一个接一个?

互联网上,一个个丑星粉墨登场。网民对“凤姐”、“兽兽”等一边批评、一边关注,反而让她们越来越红,民众围观背后究竟是怎样的大众心理?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匡文波认为,与主流审美价值观相悖的人或物,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受众的猎奇心理。当然,还有从众心理。公众可能一开始对某网络红人并不感兴趣,但周围人都在谈论,无形之中产生的群体压力迫使受众关注这些网络红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网络新媒体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孟威认为,网络红人的产生迎合了浓厚的消费文化气氛,顺应了现代人“玩”的本性,契合新生代人群追求个性特色的文化心理,也展现“主流”与“非主流”文化意识的互动角逐。

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贾祥敏认为,网民真正关心的不是“哥”与“姐”的生活状态,更多的是无聊心态的疯狂追捧。网民将“哥”神圣化,将之化作为一种精神寄托。这种现象从侧面反映了落入物质欲望的人们,在虚拟的网络世界中找到了一个可以释放的地方。

网络营销批量化“造星”

近年来,一系列热点新闻背后都能找到“网络水军”的身影,网络红人也不例外,贾君鹏、凤姐、小月月等人物的走红,也是“网络水军”的“战果”。“网络水军”受雇于“网络推手”,在各大论坛发帖,集体炒作话题或人物,以达到宣传、推销或攻击某些人或产品的目的。据不完全统计,那些临时报名、有偿灌水的网民,全国至少有50万。

中央财经大学祝兴平认为,国内“网络推手”已经逐渐走向组织化、规模化,但其行为大多是对网民的一种欺骗式的人气利用,是一种急功近利、以牺牲公信力为代价的短期行为。

毫无疑问,当网络的力量落入商业利益的窠臼,“网络推手”们以工业化的流程,批量化生产“网络红人”,甚至疯狂到了毫无廉耻,极尽恶俗之能事,在网上掀起一阵阵冲击文明道德底线的疯狂炒作的那一刻,网络造星就已经离草根精神越来越远,离功利、低俗越来越近了。

娱乐≠愚乐,审丑狂欢何时休

摒弃了道德、美和精神的原则,大众娱乐时代似乎跨入了大众审丑时代。黑龙江大学教授张奎志提出审丑时代的两大特征:一是中性化成为审美主流,像李宇春、刘著,现在很多年轻人喜欢。二是审美趣味下移,俗文化越来越为大众所接纳,很多低俗的东西得到认可,并被广泛传播。

有人认为,这种审丑潮流在网络上更多地与草根文化紧密联系在一起,甚至被提升到“一种非精英主义的胜利”的高度,但北京大学叶朗教授对把审丑潮流归作大众文化的说法给予否定:“通俗与低俗、恶俗不是一码事。”

有网友说:“凤姐可以狂躁,但我们以及这个社会形态如果都狂躁,那就太可悲了。”对形形色色的“凤姐”们,我们应该去同情、去倾听、去审视,走进他们的内心,其实可以更好地理解我们本身。

网络红人亦能体现真、善、美

“网络推手”、“网络水军”的畸形营销,使中国网络红人历经从无序自发到有序组织、从娱乐狂欢到商业运作、从相貌气质到身体展示、从强调自我到厚颜无耻的转变,一次又一次挑战公众的容忍底线。

网络喧嚣,红人“易碎”,这样的红人模式显然难以为继。随着社会发展、网民品味的变化,有网友称这样的网络红人就像“夏天的冰棍”,待一会儿就化了。而那些靠着智慧创新、踏实自强的精神走红的网络红人,则往往能走得更远,红得更久。

2010年底,“旭日阳刚”、“筷子兄弟”、“微笑姐”为互联网带来了一股暖风。他们摒弃了低俗的网络推广,或凭一技之长、或凭积极健康的形象、或展现草根的梦想与乐观精神,赢得了网民的赞誉。

北京大学当代文化研究者张颐武教授认为,“旭日阳刚”和“筷子兄弟”,他们不像“凤姐”等网络红人那样展示脱轨失序的消极价值观,更不像在一些人中所流行的“抱怨文化”那样,仅仅是将社会的问题和困扰当做自己无能为力、消极颓丧和宣泄戾气的理由;他们展现了“中国梦”的乐观和积极精神,一种不畏惧困难,不害怕挑战,在平和中有坚韧,在困难中有希望的状态,而这正是中国的未来所期望的。

北京师范大学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吴玉军认为:“红亦有道。”“旭日阳刚”、“微笑姐”等人进入了广大网民的视野,以真、善、美的方式给生活增添了亮色,使社会焕发光彩。这样的红人,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半月谈内部版》2011年第3期)

宿州定制工服

晋中工作服设计

牙克石职业装设计

内江制作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