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电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电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年姐妹如愿变兄弟-【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57:17 阅读: 来源:手电钻厂家

平地惊雷,“姊妹花”竟是男儿身

1990年春天,家住河南商城的姚建民夫妇,迎来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见女儿生得眉目清秀、白净可人,夫妻俩乐得合不拢嘴。两年后,他们的二女儿也呱呱坠地,小模样和姐姐一样漂亮可爱。

此后多年间,这对姊妹花扎小辫、穿裙子、进女厕所,连户籍上的名字也有明显的女性特征:大姚名字中有个“婵”字,小姚名字中有个“丹”字。姚氏姐妹在父母的呵护中,度过了她们快乐无忧的童年。

上小学后,大姚开始隐隐约约觉察到一些异样,她和妹妹总爱跟男孩们一起爬树爬山,摔四角板,玩弹弓,却对女孩们热衷的丢沙包、踢毽子等游戏不屑一顾。连女孩们无不向往的花衣服、漂亮发卡,对姚家这对小姐妹也毫无吸引力。因两人性格像男孩子一样顽皮,在学校和村里,大家都把大姚和小姚当“假小子”看。

令大小姚感到难堪的是,每当她们走进学校的女厕所,总会引来同学们的调侃:“哟,假小子还上女厕所呀,直接去男厕所呗!”姐妹俩一旦与班上的小同学发生争执,人家就会以“不男不女”攻击她们,这令姚氏姐妹倍感痛苦。

渐渐地,她们不敢去学校的厕所,也不敢与同学们走得太近,以免产生摩擦,遭到人家的羞辱。

时光荏苒,一转眼大姚长到了16岁,妹妹小姚也已经14岁。直到这时,姐妹俩才朦朦胧胧地意识到,她们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别的女孩到了这个年龄,都已经挺起了胸,有了初潮,为什么她们的身体“没一点动静”呢?尤其因此而遭到女孩们的讥讽后,大姚和妹妹的心理阴影更重了。

不光身体上女性特征不明显,步入豆蒄年华的大姚和小姚,从情感上也开始不自觉地疏远男孩子,而去亲近女孩。

每当和漂亮的女同学在一起玩时,她们心里就觉得很舒服,乃至有一种异样的愉悦感。女孩喜欢女孩?这要在闭塞的小村庄传开去何其难堪,大姚为自己的“不正常”感到羞耻和自责。加上学习成绩也很不理想,2006年读初三时她就辍学了。

就在大姚为自己身体和心理上的怪异现象感到困惑时,正读五年级的妹妹小姚参加了一次学校体检,结果医生吃惊地发现,“她”很可能不是女孩!

医生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小姚,而是悄悄对她的父亲姚建民说了。如平地惊雷滚过头顶,这条消息顿时把姚建民夫妻震蒙了:养了十几年的闺女不是女孩,难道还能是个儿子不成?!他们实难相信。

不久,父母赶紧把小女儿带到武汉一家大医院检查。查检结果令他们目瞪口呆,医生确诊小姚是男性!

姚建民夫妇仍然难以接受这个荒唐的现实,疑惑地追问医生:“您是不是搞错了?您一定是弄错了,我们养育了十多年的闺女,怎么就突然变成儿子了呢?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要说是男孩,怎么会没有小鸡鸡呢?”

“这个是不会搞错的。人的性别是由染色体决定的,女性的性染色体为xx,男性为xy。你们看,你家孩子的染色体正是xy。”医生指着化验单上的数据,耐心地向姚氏夫妇解释说。

随后,大姚也被父母带到大医院做检查,结论很痛苦:“大女儿”也是男儿身!

那一刻,姚建民的妻子不由瘫坐在地,姚建民的心情也万分复杂。是男孩女孩,出生的时候看一眼不就一目了然吗?十多年以来,自己怎么会糊涂到如此地步,竟然搞错了孩子的性别?

在农村,有两个儿子要比俩闺女有“面子”,姚建民和妻子巴不得大姚小姚一生下来就是男娃,可俩孩子刚出生时,身体特征确实是女孩啊,怎么长大后就“变”成了男的?

经过大医院的系统检查,大姚和小姚确为男性,而导致兄弟俩十多年来性别模糊的根源,是因为他们一出生,就患上了一种名叫“会阴型尿道下裂”的先天性疾病。身患此疾的男孩,确实很容易被误认。

医生说,导致尿道下裂的原因很复杂,目前医学上还没有找到明确的病因。大姚和小姚身体内部都隐藏着男性的生殖系统,只是有点畸形。

被病魔扭曲的人生与爱情

如此小概率的事件一下摊到自家的孩子身上,姚建民夫妇感到既痛苦又难堪。如果此事传出去,让村里人知道他们的两个闺女竟然是小子,还患上了这种先天性的怪病,到时候肯定会有各种流言蜚语潮水般涌来……一念及此,姚建民不由得摇头哀叹。

与父母沉重的心情不同,大姚和小姚得知他们原本就是男儿身,终于解开了萦绕心头多年的种种疑惑,也扫除了由来已久的心理障碍,第一次有了身心轻灵的感觉。一想到将来可以明正言顺地追女孩子了,大姚心里更是深感庆幸。

接下来的问题是,大姚和小姚得赶紧医治。医生说,尿道下裂患者的最佳治疗年龄在6岁以前,如今姚家的两个孩子都十多岁了,成功治疗的希望渺茫。

姚建民和妻子不愿放弃,含着泪询问医生:“有一线希望我们也想试试啊,两个孩子同时做手术需要多少钱?”

得到的回复是十多万元!

因妻子一直体弱多病,家贫如洗的姚建民纵使砸锅卖铁,也拿不出这笔巨款。

无奈之际,姚建民回到家乡,硬着头皮去向亲邻借钱,说孩子得了一种病,需要动手术。结果人家不是婉拒他,就是拿出几百块钱递给老姚,说:“这钱算我给你的,再别说借了,你妻子前几年动手术时借我家的钱,至今还没有还上呢!”是啊,土里刨食的乡里乡亲们过得都很艰难。姚建民收入微薄,旧债尚未还清,又向人家张口,确实也让人家为难。

凑不够钱为两个孩子做生殖器矫正手术,又怕村里人得知自家孩子身患怪病的事,摆在姚建民夫妇面前的路似乎只剩下一条——将错就错,继续把儿子当闺女养下去。对此,他们觉得很愧疚。

姚妻向两个孩子传达了丈夫的意思,然后眼含泪花说:“等家里有了钱,就带你们去看病。都怪爹妈无能啊……”

刚查出男儿身,却又要延续男扮女装的别扭生活,大姚和小姚心里自然感到酸涩和委屈,但一想到父母也不容易,兄弟俩还是懂事地点点头。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因产生过土地纠纷,村里一户人家和姚建民家向来不和。一天,见自己的女儿和小姚在一起玩,那家的女主人气愤不已,竟当着不少村里人的面骂女儿:“死丫头,以后你给我离‘人妖’远些!说不定他那个怪病会传染人的!”从此,大姚小姚因身患怪病才导致“不男不女”的消息不胫而走,姚家人在村里从此抬不起头。

为让一家人从舆论风暴中逃离出来,姚建民于当年冬天带着妻儿搬离家乡,来到郑州市租房务工。在异乡,姚建民独自撑起一个家庭,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工地上劳作,生存压力很大,40多岁的年纪就华发早生,看上去像个小老头。为了减轻爸爸肩头的生活重担,大姚和小姚于也早早进入社会谋生。

不料,刚摆脱村里人的指指点点,难以被社会接纳的姚氏兄弟,又再次陷入痛苦深渊。2008年初,两人来到深圳一家鞋厂打工。

由于小姚的男性特征更明显一些,每当大姚习惯性地喊他“妹”时,都会招来工友的惊呼:“天呢,我还以为那是你弟弟呢,原来是你妹呀!”

哥哥听了心里一阵难过,谁又能了解自己和弟弟内心的苦痛呢?

每当姚氏兄弟走在厂区,或外出逛街时,也时常会在人群中听到刺耳的对白:“哎,你猜那两人是男的还是女的?”“男的。”“女的。”“肯定是一男一女。”

工地上,人们也常常拿他们兄弟俩的性别打赌。

让姚氏兄弟倍觉难堪的是,因外在形象与身份证上均显示他们是女性,进厂后自然被安排到了女工宿舍。每天的工作结束后,兄弟俩最怕回宿舍,因为女性工友们会当着他们的面洗澡、换衣服,甚至聊些私密话题,令他们常常感到面红耳赤。

后来为了避免类似的尴尬,姚氏兄弟每天下工后相约去外面瞎逛,直到临近女宿舍的熄灯时间,他们才敢回去睡觉。外在是女性实则是男孩的窘迫身份,令兄弟俩陷入了深深的自卑,他们渐渐变得沉默寡言,不愿意与人接触。

但躲避不及的尴尬,还是会不期而至。长相秀气的大姚被一个男孩追求了!对方经常约他外出逛街,请他吃饭,并买小礼物送给他。尽管示爱后遭到了大姚的婉拒,男孩依然在不屈不挠地追他。

终于有一天,兄弟俩实在忍无可忍了。男扮女装扮得了一时,却扮不了一世。再如此下去,他们的人生就要彻底在这种扭曲和痛苦中度过了。

2010年初,大姚和小姚离开深圳来到了杭州,并决定从这座陌生的城市开始,改变现状,改变人生,回到原本的男儿面目!

到了杭州,兄弟俩开始重新面对生活,他们将自己的女装全部扔掉,剪去长发,换上了男孩的衣服。由生以来第一次以男孩子的身份走在路上,是姚氏兄弟十多年来感觉最轻松、最扬眉吐气的时刻,他们再也没有了做女孩时的别扭,也没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了。

小姚用激动得发颤的声音,生涩地喊了大姚一声“哥哥”!大姚答应着,一双明目中隐现泪光。他也第一次称呼小姚为“弟弟”。两个不同寻常的苦难兄弟,四手紧握着发誓:今生再也不当女孩了!

情动社会,20年“姐妹”如愿变兄弟

不料,就在兄弟俩觉得生活重新燃起了希望的时候,几件事情的发生,却让他们意识到,仅仅是在心理上和外形上做回男人还不够,他们还需要社会的承认,和实质上的改变。

2011年4月,大姚开着一辆大型电动三轮车,为杭州一家不绣钢门窗店送货,路上不小心发生了刮蹭事故。交警赶来处理,让他出示一下身份证。这个看似平常的要求,却让大姚异常难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当着那么多围观群众的面,他可以预见,一旦掏出自己那张印着女孩头像、性别为“女”的身份证,众人惊异的眼神会让他无地自容。于是,大姚迟迟不肯拿出身份证,也不告诉交警他叫什么,就那样窘迫地站在马路中央,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交警觉得大姚挺可疑,带到交警队里询问,才得知实情。

大姚知道,如果他和弟弟的身份证上性别一栏还写着“女”字,就算打扮得像个男孩,也无法得到社会的认同。比如大姚想考一本驾照,报名时却被告知:“这身份证是你妹姝的吧?得用你自己的。”平时他和弟弟也无法买火车票,外出时只能坐长途汽车。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由于到了恋爱的年纪,大姚到杭州后交了一个女朋友,两人情投意合,很快生活到了一起。这份浪漫甜蜜的恋情,只维持了短短数月,当发现大姚的生理缺陷后,女孩大骂他是“骗子”,然后哭着离开了他。

也正在谈恋爱的小姚,从哥哥失败的初恋中看到了自己的爱情前景,他渐渐明白,自己给不了心上人完整的幸福生活。为了避免更进一步伤害心爱的女孩,他不惜背上负心人的罪名,主动离开了她。

兄弟俩几乎同时夭折的爱情,以及尴尬性别不被社会认同的痛苦,都源于尿道下裂的疾病。为了早日摆脱心灵的煎熬,做个真真正的男人,大姚决定拼命赚钱,早日攒够自己和弟弟的手术和医疗费用。为此,他辞掉了杭州那份薪水不高的工作,到一艘宁波渔船上打工,并且专挑又脏又累的活儿干,因为工资高。一次出海捕鱼时,他们的船遭遇了暴风雨,正在甲板上收鱼的大姚,当即被一个大浪卷进海里,险些丧命。

父母得知此事后既后怕又心疼,劝他不要在渔船上干了,实在太危险。大姚只说以后会多加小心,却不愿辞掉这份高薪工作。他报喜不报忧地对妈妈说:“我再攒一年钱,估计就能给弟弟做手术了,他比我恢复男儿身的愿望更强烈,我想先尽快帮他现实这个梦想!”

2013年初夏,大姚拿出自己打工多年积蓄的6万元,带着小姚找到上海一家大医院,希望尽快给弟弟做矫正手术。检查过小姚的身体后,医生表示,虽然手术比较复杂,但小姚的病还是可以治好的,手术成功后,不会影响婚后性生活。闻听此言,大姚喜极而泣,他摇着弟弟的肩膀说:“听到了吗,你很快就能当一名真正的男子汉了!”

当医生得知大姚和小姚竟然患有一样的病,不由惊讶地问大姚:“既然你也患有尿道下裂症,为什么不先给自己治疗呢?”大姚告诉医生,“我弟弟一直渴望爱情,却因身体原因而不敢再接触女孩子。每当看到他孤独忧郁的样子,我的心里都好像刀割一样痛。眼下钱不够,先让他一个人做吧。”

医生望着眼前这个23岁的男孩,他粗糙的双手上布满老茧,脸上至今有在渔船上摔伤留下的疤痕……这些都是一个男人、一个哥哥在苦难生活中留下的“光荣勋章”啊!医生被这个重情重义的男孩深深打动了,当即告诉他:“你明天再来找我,也许会有好消息!”

送走大姚,好心的医生当即向医院领导汇报了姚氏兄弟的事,并请求院方能给予这对苦难兄弟帮助。经研究,院方最后决定,给大姚小姚兄弟俩同时做手术,并尽最大可能减免两人的医药费!闻此,姚氏兄弟和刚刚赶到上海的父母喜出望外,连连向医生躬身道谢。

2013年初秋,大姚和小姚历经两次手术和康复治疗,终于携手走出了医院。那一刻,兄弟俩好想冲着外面阳光灿烂的世界大喊一声:

“我们终于做回真正的男人了!”

恢复男儿身后,姚氏兄弟心上还有一块大石头,那就是改身份证资料。大姚和小姚当即回到阔别6年的家乡,向派出所咨询此事。

申请改户籍名字和年龄的人不少,但改性别者却十分鲜见,而且性别一旦改了,身份证号码也得改动。逐级上报后,信阳市公安局批复:“此事在我市属首例,应特事特办,满足当事人请求。”

事情顺利得出乎大姚小姚的想象

2014年4月的一天,从辖区派出所领回自己的身份证,姚氏兄弟足足凝视了几分钟,只见证件照片变成了男装,性别一栏也写着“男”。那一刻,这对由“姐妹”变成的兄弟,不由展露出久违的笑容,他们的生活,终于接通了快乐的源泉!

当天回到家里,弟兄俩在门前的池塘边,将收藏已久的女装照烧了个干净,也烧掉了十多年的屈辱和压抑。明天,这对涅槃重生的深情兄弟,将赶回郑州与父母团聚,同时也将开启他们的阳光新生活!

淮北人流医院淮北好口碑人流医院

临沂包皮包茎医院哪里做的好

宫颈癌治疗费用是多少患上宫颈癌还能治好吗

新乡早泄怎么治好呀早泄的治疗方法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