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电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电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向前走机构天使化趋势

发布时间:2020-02-14 06:13:22 阅读: 来源:手电钻厂家

核心提示:据其主管合伙人周炜介绍,凯鹏华盈有独立的种子基金,专注于种子期项目。

杨杨 北京报道

“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这话在不久的未来,也许会是对PE、VC们最贴切的形容词。门口的野蛮人们在中国,现在正努力与天使拉上关系。

红杉中国可算作是先行者。

去年底,其与徐小平创立的真格基金共同宣布,双方将合资共同成立新的真格基金。据称总规模约为3000万美元的新真格基金中,红杉中国和真格基金出资各一半,单笔投资规模在10万到50万美元之间。红杉中国创始合伙人沈南鹏(微博)如此界定与徐小平的合作,“我们认为扶持种子期的创业者是极有意义的工作,这将给更多的早期创业者提供实现梦想的平台”。

而他也不乏同行者。

本月10日,同创伟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创伟业”)在北京宣布“同创伟业1号”基金正式设立并开始投资,这是其旗下第一只中早期创业投资基金。为配合这只基金的投资,同创伟业还成立了针对创业者的“梦工厂”。与其同城的达晨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晨创投”)、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创投”)也在酝酿各自的早期投资基金。据其合伙人邵红霞透露,达晨创投的早期基金规模预计约为2亿元,将在3月底完成募集;而深创投的早期基金预计年内成行。

这只是机构与天使亲密接触的“冰山一角”。

作为产业链的上下游,包括启明创投等VC机构与天使们都有着天然而紧密的关系,只是如今更多的人选择跳进去自己做。去年年末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中国基金推出TGIF(Thank God It‘s Friday)的创业周末活动,受邀的大多是初创公司。而据其主管合伙人周炜介绍,凯鹏华盈有独立的种子基金,专注于种子期项目。

“天使投资基金的数量和影响力确实都在加强。”红杉中国认为这是“市场驱动的,是一个来势迅猛的趋势”。因为一边是国内极其高涨的创业热情、大量拥有优秀项目的创业团队苦苦寻求天使投资;另一边则是市场上没足够的人、资金关心早期和种子期的项目。

“在美国每年VC的投资总量和天使投资的总量是相当的,欧洲也如此;但是在中国基本上都是VC、PE们的钱,天使很少。”泰山天使创始合伙人陈亮说。据美国新罕布什尔大学创业研究中心(Center for Venture Research)的天使投资研究报告,2011年上半年美国共有26300家创业公司获得了天使投资,比2010年同期增长了4.4%;其中有39%的钱投给了种子期及启动期的创业公司,40%的天使投资是针对新公司的第一轮融资。

市场倒逼“向前走”

这种变化抑或是对其的解释,不免让人迷惑。不久前对于“摘果子”的疑虑和讨论,仿佛从不曾存在过一样。

同样一群人,为何之前倾向于单笔投资量大的成熟项目、现在却又认为“扶持种子期、创业期项目是优秀投资人的社会使命”?单笔投资金额小、总体投资数量多所带来的管理成本高企的问题难道昨天有而今天就解决了么?但这没能阻挡“往早期走”的讨论在去年二季度以后就颇流行开来。背后的理由,在圈内大佬的只言片语中可见一斑。

“资本市场对上市公司估值的下降对业界的冲击非常大。”深创投总裁李万寿说,这导致深创投在去年年中就不得不对投资策略进行调整,比如“市盈率超过12倍以上的项目不投”。另一个冲击则是中国经济的结构性调整,“过去以为中国经济会一直直线增长”,但一个通胀就逼迫从业者调整投资理念、投资策略。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距离说:服装行业去年三季度名义上有18%的增长,但其中16%被通胀抵消了,行业的实质性增长不足2%。“对这类公司的估值、未来成长风险怎么预判?”

“向前走”是这些VC、PE机构在投资速度和投资回报之间寻求平衡的探索,“过去做一两年就能上市的项目,现在要往三五年上市的方向走”。理由似乎也说得通:这些项目会有三五年的成长时间,其间即使IPO市场出现问题“投资机构也不会有太大风险”。而早期阶段的投资由于供需不平衡,估值便宜,也更可能投出高收益率的项目。天使投资人“10万美元、100万人民币就能拿到公司10%、20%的股权”。

然而对这些转型中的PE们,是否就是纯粹的天使?也许各有各的理解。与传说中那些凭一个想法就能让天使投资人开支票的行为不一样,深创投对早期企业的界定是“利润50万以内或还没有赚钱”,投资周期是3-5年。当升科技(300073)就是一个典型案例,深创投入股时其还是亏损的,3年多后当升科技上市。“所以基金周期就至少需要8年。”李万寿说。达晨创投对早期的界定是“3年内上市可能性不大,但具有巨大发展潜力”,同创伟业1号基金的存续周期则为7+1+1。

合作?自建?本土基金走得更远

“我们并不打算跟风。”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家PE机构合伙人说,他们会坚持做成长中后期的投资,理由是跨界并不那么容易。“我们的团队配置、专业知识乃至基金投资流程,都和天使投资的要求相去甚远。”上述PE合伙人说。北极光创始合伙人邓峰也指出:VC很难以天使的方法来做,甚至如何跟他们合作“也是一个挑战”。

于是红杉中国选择了“合作”。在给本报的回复中,红杉中国方面称:其在资金投入方面是小股东,“并未控股”。而真格基金的管理工作“仍由徐小平领导的专业团队来完成”。其理由是徐在天使投资方面的经验比红杉丰富,因此“真格基金的投资风格也不会发生变化”。红杉中国则将在行业判断和专业问题上提供支持。

截至2011年11月,真格基金已经投资了包括世纪佳缘(微博)、兰亭集序、聚美优品(微博)、红黄蓝、朗酷等80家企业。“我们与徐先生之前就有过合作项目”,其中一个项目就是聚美优品。2011年3月,聚美优品获得红杉中国300万美元投资,出让30%的股权。因此“当红杉需要寻找一位天使投资合作者时”,徐小平就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与此相比,红杉的中国本土同行们似乎走得更远,无论是已经成行的同创伟业还是正在路上的达晨创投、深创投,都倾向于设立基金、自建团队。同创伟业1号基金规模接近3个亿,重点关注TMT、生物医药、通讯以及新材料三个行业。为此其还要招兵买马,同创伟业董事长郑伟鹤指出,已经有来自腾讯,有化工、新材料背景的两位博士以及现任公司副总裁林君加入这个新团队,“未来还要继续招人”。

同样布局的还有达晨创投。尽管其早期基金还未募集完成,但人马的募集却开始于两年前。“留美的生物医药、新材料博士,还有从比亚迪、华为等公司过来的专业人士”已陆续到位。对深创投而言,则或许会走一条内部选拔的道路。据其总裁李万寿透露,从去年年中开始深创投所有的投资经理都接到了一个强制性的命令,“每人每年都要做一个早期项目”。这也是深创投去年年中战略调整的重要一步。

(责任编辑:硅谷网·)

上一篇:经济观察报:为微博实名制加把锁

下一篇:天使机构化:创业者的福音还是VC业的搅局者 对““向前走”:机构“天使化”趋势”发布评论

代理记账价格

中山代理记账会计

广州工商税务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