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电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手电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股市震荡投射中国经济转型难点

发布时间:2020-07-13 20:40:09 阅读: 来源:手电钻厂家

漫画:赵乃育

尽管7月第一个交易日股市翻红,但挥不去过去一周里中国股市大幅震荡给股民心里投下的阴影。银行业的“钱紧”在整个6月都在股市“发酵”,并在上周引发市场深度下跌。6月24日“黑色星期一”,上证指数暴跌5.3%,这根K线图上的“绿柱子”,像一个巨大的惊叹号一样,昭示着未来市场巨大的不确定性。

股市“底”在哪儿

“也就两星期,市场一下子就让熊市乌云盖住了。”一位资深股民在博客里说,从6000点掉下来之后,股市在中国金融的大盘子中就一直是个“野孩子”,经济形势好时没人待见,稍有风吹草动就“跌跌不休”。

的确,6月以来随着银行业流动性“紧箍咒”越念越紧,股市的反应更为剧烈。上证指数从6月3日的最高点2313点,到6月25日的最低点1849.65点,短短14个交易日,跌去463点,最大跌幅达到20%。单在6月24日爆发的罕见“股灾”当天,两市就蒸发掉1.34万亿元市值。这都是典型的熊市特征。

如果从今年春节后开市首日2444点的高位计算,到6月25日最低点1849点,沪指跌幅高达24%。沪深两市蒸发约4.6万亿元市值。根据中登公司数据,目前A股持股账户数为5442万股,这意味着,平均每个账户今年以来损失高达8.52万元。

截至6月28日,上证指数上半年跌幅为12.78%。这在全球股市中要排上倒数。道琼斯指数屡创新高;受困欧债危机的欧洲各国,股市上半年反而普遍飘红;日经指数今年以来更是上涨了30%。只有巴西股市上半年跌幅达到24%。

即便过去两个交易日市场回暖,上证指数开始向2000点靠近,但没有人敢说现在就是“底”。国泰君安证券的一位分析师认为,市场走势似乎反映出有救市资金入场,但这种靠拉升工商银行和中石油等大盘股票来托住指数的办法,很难说长期有效。

联讯证券分析师称,6月超过九成个股下跌,其中尤以银行、钢铁、水泥、煤炭等权重板块跌幅惨重,仅有少部分中小盘成长股表现出较好的抗跌性,这说明“人们对金融市场改革前景预测不确定”。

而看看市盈率,对股市过度悲观似乎也不可取。分析人士认为,截至6月25日,沪深300指数对应的12个月预期市盈率为8.5倍,与2006年以来的谷底值非常接近。即使不包含银行股,市场整体市盈率也仅为11.2倍。从企业盈利情况看,预计2013年沪深300指数盈利仍将实现正增长,只是增幅有所放缓。A股的估值水平已基本与国际接轨,且低于美国道琼斯工业指数市盈率。

这就是说,从价值投资角度看,中国股市已经在底部附近。

事实上,把股市暴跌的板子打在银行业资金错配的“金融空手道”上,只看到了问题的表面。冷静下来后,很多分析机构都发现,股市暴跌的时候多数场内资金并没有“大规模撤离”,只是暂时减仓而已。也就是说,是心理恐慌导致的市场内部资金“多杀多”,而不是“钱都从股市跑出去,给银行间业务填坑了”。

即便在A股暴跌的时刻,创业板的气氛也一点都不悲观。6月25日创业板一度泛红;第二天还拉升超过5%。今天,创业板借助主板回暖,又上涨4.37%。整个上半年,创业板“牛市”行情明显,上涨41.72%。

分析人士称,创业板优于主板,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股市涨跌动力在于投资人的信心,银行体系钱的多少并非主因。

“热钱”撤离不靠谱

另一个让股市惊慌的噱头是“热钱”撤离。

二季度以来,海外投行及评级机构好戏重开,继2011年大肆“唱空”中国经济后又卷土重来。野村控股发布警告,称信贷急速增长、房地产价格高企和潜在的经济增长率下滑提升了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接着,摩根大通发布研究报告,建议客户减持中国股票。

随后,世界三大评级机构之一惠誉宣布,降低中国偿还长期本币债务的评级。该机构还在报告中称,中国影子银行系统已完全失控,其信贷泡沫前所未有,金融系统的压力已经到了临界点。这还提早给中国银行业的“钱紧”闹剧提了醒。

配合这些“唱空”论调的潜台词是,“热钱”正准备大规模撤离中国以及新兴市场。美联储适时透露出收紧货币的信号,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说可能在年底或明年年初减少或退出QE。因此,就像当年“热钱”在美元泛滥时向世界吹响了资本外流的“冲锋号”一样,这次资本“回流”的“集结号”又在响起。

可是,6月26日中国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近期发放的QFII(境外合格机构投资者)速度加快,总额度已达434.63亿美元。有关分析人士就此评论,境外资金短期大举逃离的可能性不是很大,相反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境外资金对A股市场的介入程度明显加深。

这说明,投资中国经济的“正规军”并未撤退,反而在继续下注中国。那么“热钱游击队”真会搞一个金蝉脱壳吗?

据中国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计算,今年一季度贸易出口畸形虚高,真实顺差不过220亿美元,而名义顺差高达808亿美元,再扣掉100亿美元出头的外商直接投资,“热钱”规模或接近500亿美元。

正因为“热钱”太热,外汇管理局在二季度才发文,严厉打击保税区和深圳香港的贸易资金套利,这主要是为了堵住“热钱游击队”的袭扰。

中国经济“不差钱”

中国经济其实“不差钱”。央行已经多次强调,金融业的流动性总量并不少。今年以来,货币信贷额度和社会融资总量都增长很快,金融机构的备付金也绰绰有余。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上周说,“此次货币市场利率的波动,其积极意义在于提示银行,需要对自己的资产业务作出调整。”这从侧面证明许多分析人士的看法,所谓“钱紧”的确是中国金融管理层主动的“一次压力测验”,主要是给某些不守规矩的银行“提个醒”。

钱并不少,但钱没用到该用的地方。经济学家李才元的比喻是,“钱紧”闹剧有点像“胖子喊饿”,不能断炊但要“改食谱”,“肉吃太多,要吃点素”。

“中国的流动性并不紧张,问题的实质是,央行释放的流动性,很大一部分都没有被真正地利用上,没有进入实体经济。”瑞信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说,中国的流动性存量从2008年的18万亿元扩张到今天的100万亿元。这些流动性,先后制造了产能过剩、房地产泡沫以及地方债务泡沫。

显然,这几个领域,恰恰又是新一届政府要着力解决的经济转型难点。

财经分析人士许一力发现,按照历次行情的走势,所谓“煤飞色舞”(特质煤炭、有色等基础产业板块)必然是推动市场上攻的主要动力,然而有意思的是,从去年的反弹到本轮的暴跌,煤炭有色都处于弱势局面。相反,创业板异常火爆,主板中的热点板块也多有科技创新背景。

他认为,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政府从去年开始在政策层面已经有效遏制了传统行业的融资渠道,“卡死了传统过剩的重工业的粮草”,让“以往成为托市关键力量的权重板块,沦落成不死不活的陪衬”。

而在上周“黑色星期一”的巨幅调整中,领跌板块轮到了金融业和房地产,不少往日表现良好的银行股、地产股逼近跌停。

“这应该是新一任政府经济转型的思路体现——具有高新技术背景的创业板题材先于传统行业企稳反弹,与中国关注新兴领域投资形成联动。”许一力称,同时让那些过热行业经受应有的调整。(记者 众石)

淄博定制职业装

苏州西装定制

德州订做西装

镇江订做西装

相关阅读